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達沃斯論壇現場專訪:宋志平:談全球化新時代的成功之道

媒體報道

達沃斯論壇現場專訪:宋志平:談全球化新時代的成功之道

來源:CNBM發布時間:

       7月1日至3日,以“领导力4.0: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为主题的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作为中央企业国际化的先行军,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参加论坛并在现场分别接受了新华网思客、中国经济周刊、网易新闻专访。他认为,改革开放40年成就证明,这项基本国策是我们最大的底气,中国企业家有责任建构新的全球化规则。

一、胜博发娱乐网址

       思客:本屆夏季達沃斯的主題是“領導力4.0”,您覺得爲什麽會設置這樣一個主題?

       宋志平:在全球化的進程中,企業作爲主體,企業家的判斷、企業家的領導力在這個時候最爲重要。作爲企業的領導者,如何帶領企業度過這樣一段時間,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本屆論壇聚焦“領導力4.0”,我覺得挺好的。

       思客:在您身上有很多不同的“標簽”,比如“中國的稻盛和夫”“混合所有制改革教父”等等,您覺得哪個最貼合您對自己的評價?

       宋志平:我在企業裏做了40年,我覺得現在我更像一個老師,和稻盛和夫有些相似,因爲他晚年主要是做一些企業管理的教育,我現在也慢慢進入這個狀態,給年輕一代做一些企業教育等。

宋志平接受思客专访 新华网姚远 摄

       思客:作爲國企改革的先行者,您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多年,有什麽成功經驗可以分享?

       宋志平:我做混合所有制改革做了二十幾年,無論是中國建材集團,還是國藥集團都是大規模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而且取得了成功。背後的邏輯首先就是中國改革開放這個大邏輯。也就是說,我們做一件事情要想取得成功首先應該符合大的邏輯。中國的改革開放實際上是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一場變革,國有企業必須融入市場。那融入市場的過程是什麽?一種方法是,自己純而又純地去做;還有一種方法是,在資本層面上進行多元化的改造,把國有資本和非公有資本結合起來共同發展,更容易引入市場。我們老講政企分開,純而又純的國有企業很難分開。如果引入社會資本,比如上市公司,不分開也得分開;比如引入非公有資本、民營資本,形成一個多元化的股份制公司,就能夠把國有經濟和市場緊密地結合起來。

       第二点,和我做的两个行业有关系,一个是建材,一个是医药。这两个行业都充分竞争,在充分竞争领域里边,国有资本要发展,最好是搞混合所有制改革,而不是由单一的国有企业去和民营企业竞争。所以,这个也和行业有关系。

       还有一个,就是企业的改革意识。今天大家都在提倡支持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当年在做的过程中却有不少误解和不同看法。我们面临着各种质疑,要回答各种问题。你为什么要去混合?为什么要跟民营企业混合?等等。其实这都很正常,因为任何一种改变,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质疑和问题。关键是,不能因为有点问题就不向前推进,遇到点困难就不做了。我们必须在实践中加深理解,在实践中摸索,然后用实践来给大家解释。你看现在,中国建材从一年20亿元收入做到了现在一年3500亿元,国药从一年360亿元收入做到现在一年4000亿元。国有资本在整个中国建材集团只有25%,社会资本占到75%;国药的国有资本占了45%,社会资本占了55%。也就是说这两家企业目前的混合度都非常高,而且也非常成功。因为混合了以后,在市场里边参与竞争就更加合适一些,社会市场的认同度就更高,这些都是我们在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的。

       思客:這些成功經驗,其他企業或行業可以複制嗎?如果複制,應該注意哪些問題?

       宋志平:混合所有制改革確實可以複制,尤其是在充分競爭領域,應該大力推行。混合所有制的好處是什麽?我常常講的一個公式,就是央企的實力加上民企的活力等于企業的競爭力,也就是我們搞混合所有制的話,是一種優勢互補。把國企、央企的實力和民營企業的市場精神、企業家精神、拼搏精神結合起來,然後形成企業的競爭力。所以,搞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先要把兩個體制裏的優勢發揮出來,避免劣勢,比如有些國有企業存在官僚主義、形式主義,民營企業有一些不規範的東西,等等。這個是大家要特別注意的。

       第二个,混合所有制改革实际上重要的是改,混只是一个形式。透过混合所有制改革,真真正正促进国有企业发展,把市场化机制引入到企业,这是最核心的事情。不要只顾着混,而忘了改。

       第三个,要有一些大的原则,比如说要规范、要长期合作。因为搞混合所有制改革,国有企业有些顾虑,怕国有资产流失,民营企业也有压力,混了以后不太容易适应国企的一些规矩。其实混合所有制是一种新型的企业制度,是一种股份制。大家都是股东,行使股东的权利,不存在国企的民营化,或者民营的国企化。它是构建一种新型混合,既有国企特征又有民营特征。如果能这么理解的话,我觉得混合所有制改革就能做好。

宋志平接受思客专访 新华网姚远 摄

       思客:您認爲,國企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使命和擔當是什麽?

       宋志平:我覺得首先是要執行國家的方針政策,比如“一帶一路”。我認爲“一帶一路”的核心其實就是兩件事:工業化和城市化。而整個基礎建設的核心是需要水泥、玻璃這些基礎建築材料,所以過去六年,中國建材建設了400來家大型的水泥和玻璃企業,占“一帶一路”市場需求的65%到70%左右。這樣的市場占有率有力地支持了整個“一帶一路”的建設。

       我觉得我们要从两方面思考“一带一路”:一方面,“一带一路”需要我们的支持,但同时“一带一路”对我们来讲也是个机会。因为你支持了对方,对方就愿意给你开放市场;如果你不支持,将来你也很难进入这个市场。所以对我们来说,是在支持“一带一路”发展的同时赢得了市场。

       此外,在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中,我们也带动了民营企业的发展,实际上是民营企业和国企一起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而且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海外也配合得非常好。同时,我们也积极和跨国公司合作,大家联合开发第三方市场,比如中国建材就和三菱、施耐德等海外企业有高度合作。我们也很支持当地企业发展,注重培育当地企业,有机会也多给当地企业进行技术上、管理上的培训等。

       其实,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一带一路”建设好,同时让“一带一路”能够接纳我们,把中国文化中好的东西,展现在“一带一路”参与国面前。我觉得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做企业、站在道德高地上国际化是非常重要的。

       思客:在全球化的進程中,中國企業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下一步,中國企業應該如何布局來促進世界經濟的活力和發展呢?

       宋志平:現在全球化進程遭遇了一些阻力,但是中國的主張依然是積極推進全球化的進程。貿易保護主義,看似保護本國企業,但縱觀世界發展,貿易保護主義是保護不了企業的,只會讓企業落後。對發展中國家如此,對發達國家亦是如此。企業只有開放市場,走出去和大家互相交流才能成長,否則就會成爲一座孤島。所以全球化的洪流勢不可擋,這是人類未來的發展方向。

       对于我们国企来讲,在全球化过程中,我们要做积极的推动者。一方面,自己要开放,比如说中国建材,我们做全球项目的时候,基本是全球采购,并不是说一定要国产化。中国企业不是一个吃独食的企业,而是具有大家共建共生共赢的思维方式。国有企业应该去促进国际间的交流,促使大家达成互信、共同发展。另一方面,要和当地企业密切合作,支持当地企业发展。现在我们不仅在做“一带一路”建设,在美国欧洲也有工厂,真正实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高度合作。

       从过去这些年的发展来看,中国人的勤奋和干劲是大家认可和需要的。我最近刚从以色列回来,以色列对中国公司特别赞赏。为什么?因为在以色列有一个隧道做得不错,以色列人说这个是中国人承包的隧道,是以色列第一个这样的项目,保质保量保工期能把项目完成的是中国人。中国人有这种特殊能力,尤其在基础建设这方面,确确实实让人叹为观止。所以这些是中国在全球化进程中作出的特别贡献,也是中国企业发挥的积极作用。

       思客:當前的國際形勢下,中國經濟走向無疑備受矚目,您覺得中國經濟的底氣和信心來自于哪裏?

       宋志平:改革開放40年成就證明,進一步加大改革開放才是唯一的方法,這項基本國策是我們最大的底氣。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中國有約14億人的大市場,這是非常強的消費能力,大家都非常看好這個大市場。

       实际上,关上门给企业带来很大问题,企业并不愿意,美国很多大企业家就纷纷给政府写信,要求开放市场、不要加税等等,反映美国企业的诉求。中国市场非常大,这对我们中国企业来讲就有底气,没有哪个国家的企业比中国企业更有底气。我们坐拥一个近14亿人的大市场,同时又进行了“一带一路”建设,即使海外市场个别区域存在摩擦,我们的企业也能站得住。

       第三,经过这些年改革开放,我们的企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无论创新能力、财务能力、人员能力,包括国际化的能力都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实力。所以中国企业的崛起也是一个强大的动力。比如说世界500强,去年中国有120家,美国有126家,我们和美国只有6家之差,但20年前中国企 业寥寥可数。我想今年7月份500强榜单发布后,这个距离可能会进一步缩小。当然500强只是一方面的数字,但是它凸显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另一方面,这也会带给我们一些思考,把压力变成动力。我们最大的短板是在技术创新方面,这给我们企业上了一课,因为过去我们更多重视企业规模、营业收入、发展速度等,在核心技术方面我们重视不够。这给我们敲了警钟,让我们清醒。中国人特别愿意说一句话,也是体现中国人价值观的一句话,就是坏事变好事。我觉得,今天我们遇到的这点问题是成长的烦恼,以后我们会在技术创新方面大大地迈上一步台阶。

二、中國經濟周刊:中國企業家有責任建構新的全球化規則

宋志平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今年夏季達沃斯的主題是“領導力4.0:全球化新時代的成功之道”,請您談一談,全球化新時代,需要什麽樣的領導力?

       宋志平:這個題目是企業家們非常重視,都在思考的。當前,國際化的一些規則正在被顛覆和改變。我們必須致力于構建新的規則,同時也要讓自己適應這場變化,包括國際格局、利益格局的變化,也包括技術格局對産業深刻的影響。

在這個新的階段,作爲企業的領導,其領導力至少有三點是非常之重要的。

        第一,企业家得融入全球化的进程。过去40年,中国企业经历了长足的发展,现在,中国是世界的市场,世界也成了中国的市场,已经高度融合在一起了。所以作为中国企业,就不能只关注自己的市场,而要更多关注国际市场,融入到全球化过程中来。在此过程中有我们的思考、参与和引导。

       说到全球化,虽然是政府搭台,但其核心主体还是企业,尤其大企业,要积极发声,去引导全球化的进程,包括一些规则的制定等等。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责任。

       第二,企业家要提升技术创新和变革的能力。工业4.0是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作为企业家,创新的意识一定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今后的企业,最大的红利是面对创新和变革的适应力。中国建材目前在3D打印、新材料、无人工厂建设等方面,发展速度是很快的。

       第三,企业家要更多着眼于不确定性,提升经营水平。过去,我们更多关注企业内部的管理,围绕着生产更多的产品来满足需求;而现在,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管理下移,作为企业领导,最应该关注的是企业经营环境变化的不确定性,这是被人替代不了的。每天都有新技术,市场每天都在变化,企业领导应该眼睛向外,面对不确定性做正确的选择,提升经营水平。

宋志平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在全球化新時代,中國企業家,尤其是中國的央企,當前面臨的挑戰是什麽呢?

       宋志平:挑戰其實很多,如果要總結一下,我覺得有四大挑戰:

       第一,是贸易保护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股逆流,大家都反对,包括美国很多企业家都公开反对,但是也不可小觑,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是个现实。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挺大的挑战。中国建材在美国、欧洲都有不少的企业,也会遇到贸易保护主义的问题,但是我们还是很坚定全球化是主流,是谁也挡不住的。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做工作。比如说,西方对国企有些误会,我们要给他们讲清楚,中国的国企为什么能够满足竞争中性,让国际市场能够接纳我们,这是当务之急。

       第二,是气候问题,这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大问题。中国建材的一个主要产品是水泥,水泥是我们缺少不了的,但其二氧化碳排放多,怎么办?我们现在采取了三项大的措施:一是用新能源替代传统的火电,二是用新的技术减少烧煤的量,三是提高标号减少石灰石的用量。通过这些措施,能够减少约40%的二氧化碳排放。

        第三,是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挑战。目前,我们的工厂在进行大规模的智能化改造,速度超出大家的想象。这是中国人的一个偏好,我们在做智能化这方面,进展是非常之快的。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大家最担心的就是智能化会不会带来就业的问题。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是乐观的,智能化可以弥补劳动力的不足,同时也可以改变分工,让劳动力更多地去做服务性的工作。

       第四,是贫富两极分化、财富分配不合理的挑战。80%的财富聚集在1%的人手里,这肯定是不对的。中国建材现在正在进行制度改革,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分配制度,通过员工持股、经营股票计划、科技分红等,让人力资本的拥有者,让劳动者也能够享受财富的分配。

我們說華爲的成功,其核心是什麽?我覺得核心還不僅僅是技術,其核心是兩點:一是企業家精神,有任正非;二是機制革命,有“財散人聚”的分配機制。我覺得當今企業都應該研究華爲,其凝聚力和創新活力來自哪。

       《中国经济周刊》:中國建材是率先邁出全球化步伐的中央企業,在這麽多年的全球化過程當中,中國建材現在的全球化思路與早些年相比,會發生一些變化嗎?

       宋志平:這個變化很大。第一階段,我們的全球化其實就是出口創彙、引進技術,這是我們對全球化的理解。第二階段,我們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擁有了一定的能力。比如在中國建材,我們做了一些成套裝備,做EPC等等,在全球尤其在“一帶一路”國家,有60%~70%的水泥廠和玻璃廠,是中國建材這一家企業在建設,支持了“一帶一路”和全球化的發展。

現在來講,又有不同。在全球化的過程中,我們全方位融入,既不是簡單的EPC,也不是簡單的出口,甚至也不是簡單的投資,而是融入全球化的各種機會,比如技術、管理、服務等各個方面。

       在全球化进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整合全球的创新资源,这是我现在思考比较多的。尽管有一些国家,在高科技方面对我们进行限制,但我们创新资源的来源是多方面的。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整合全球创新要素的能力是很重要的,不要把创新要素的来源放在一个篮子里。

三、网易新闻:人工智能促进传统制造业发展 不会引发失业潮

        网易:您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對傳統行業和傳統企業帶來的影響?

       宋志平:這次會上講得比較多的是全球4.0,工業4.0,就是圍繞數字化的人工智能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因爲這場變革對傳統制造業來講,實際上是一個促進和改變。像中國建材這些年在智能化方面發展也非常快,目前的水泥廠、玻璃廠,大部分都進行了智能化的改造。過去一個工廠大概有200多人,現在只需要50個人。

        关键不是减少了人,而是生产中更加节能,产品质量更好,我们的操作更加精准了。这场智能化革命的到来,比以前那几场革命更加深刻,影响更加深远。企业必须要拥抱智能化,拥抱新技术,而不要迟疑,不能被落下。

       在大家的印象里中国建材是个很传统的企业,但是你去看今天中国建材的工厂,几万平米的厂房里几乎看不到人。智能化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促进了生产力,降低了成本,减少了能耗,提高了质量。可能今天我们中国智能化的能力已经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在工厂里它的进展非常快。

        网易:人工智能可能會取代大量的工作崗位,會帶來失業,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作爲國企,如果人工智能取代了很多崗位,如何安置這些員工?

       宋志平:這也是大家普遍擔心的。其實在前面的技術革命中,大家每次都擔心的是這個問題。在所有的技術革命中,不管是蒸汽機、電氣化,還是信息化和智能化,這四次革命實際上都圍繞著一個目標,就是把人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解脫出來,這正是我們的期望。已經解脫出來的大家以後去幹什麽?這就是大家的問題。

        前面的三次技术革命,都没有发生大家所想象的那种大规模的失业。今天也是一样,应该说今天我们的人做事的空间更大了,可以从事教育、文化、科研、服务等等,有很多需要人做的事情。

        我们要改变过去传统的看法,好像只有工厂里面能安排人,安排劳动。其实我们社会的服务业安排的人更多,现在我们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60%。现在让工厂去找一个合格的工人很困难,用工非常紧张,有时候找不到人。

       现在社会很少能够为工厂提供一流的劳动力了,这时候进行智能化,正好契合了我们国家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这一特征。同时我们有很多大学生,城市里面有1000多万大学毕业生,大家不愿意去做可以用机器取代了的那些劳动,都愿意做一些高端的服务,比如科研等等。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看法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不认为智能化会引起失业潮,我们可以大力发展服务业,发展一些高端产业,比如文化产业、健康产业。我们有很多的事干,没必要钻到车间里,和机器争活干。

       我们人有两个劳动工具,一个是手,另一个是大脑,我们不见得非要去从事体力劳动。社会还是应该拥抱智能化,应该支持无人工厂和机器人。

       网易:在今年一月份冬季達沃斯的時候,主題是“全球化4.0”,這次夏季達沃斯的主題是“領導力4.0”,您怎麽看待主題的變化?您作爲央企的領導,怎麽理解“領導力”這個話題?

       宋志平:其實現在提出領導力的問題,是抓住了要害。在整個轉型的過程中,企業家和領導們的想法,以及他們是否有作爲是至關重要的。這次會議實際上是想通過這樣的交流方式,來提醒我們這些企業家要關注4.0的這場變化,在變化中要提高應變能力。

       比如全球化,我们的央企这几次都参加达沃斯的会议,以前参加的不多。央企现在都已经认识到必须融入到全球化,让大家听到我们的声音,同时我们也要听到大家的声音。

       今天中国的一些大型企业、中小型企业,都必须看到这个全球化的市场。中国是世界的市场,世界是中国的工厂,这是关联在一起的。对我们做企业的来讲,第一,我们做的是一个全球化的事业,需要提升在全球化视野方面的能力,这是我们的领导力。

       第二,企业家要迅速理解工业4.0带给我们的变化,要抢得先机,不要被落下。这次会议大家讨论的关于技术的变化,给我们制造业企业、传统的企业带来了一些挑战和机会。企业家应该知道现在的变化要跟上这个时代。

       第三,现在的领导者不再是重点讲组织管理能力。从工业革命开始,包括改革开放四十年,讲得比较多的是管理。过去我们是人海战术,首要的问题是把人组织起来。但是今天我们企业家面对的更多是环境的不确定性,创新技术在变化,市场在变化,商业模式在变化。

       这就要求我们的企业家应该眼睛从向内转向向外。过去是正确地做事,现在是做正确的事。今天我们的企业更多的是要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和正确的决策,这是至关重要的。要把管理交给机器人、交给智能化,交给下面的人,自身则是更多的去面对市场的变化,捕捉新的机遇,作出新的决策。我觉得这也是领导力的突破口。

        网易: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中國已經同126個國家和29個國際組織簽署了合作協議,最新一輪協議總額超過640億美元。邁入新的階段,中國的企業在“一帶一路”下,面臨著哪些新的挑戰和機遇?

       宋志平:大家對“一帶一路”的理解是我們的一個大命題。 “一帶一路”是一個倡議,是共建“一帶一路”,並不是只有中國人的“一帶一路”。中國人在裏面是一主力,但模式還是共建。

       第一,我们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是联合开发第三方,和发达国家、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共同来开发,希望跨国公司都能够明白,“一带一路”不是只有中国中资公司,而是大家联合开发的。

       第二,对“一带一路”的国家来讲,我们中资公司去是为了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给当地的企业机会,和当地的企业合作,来支持当地的企业发展。需要让“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都明白这个问题。他们明白了,才更容易接纳我们。

       中国建材在“一带一路”里面,早期是以基础建设为主,是以做水泥厂、玻璃厂为主,现在我们进入到了“一带一路”全方位的经济发展阶段,“一带一路”里面有我们提供的服务、技术等等,不再是简单的修路架桥,而是全面的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城市化水平、工业化水平、文化水平、教育水平、医疗健康水平等等。

       我觉得这样就有了更广阔的前景,而且这个前景也给我们创造了更广阔的市场,应该看到“一带一路”的新机遇。

       网易:您怎麽看待5G的前景?

       宋志平:5G並不只是一個通訊問題,5G可以帶來未來的無人駕駛技術、工廠的智能化等等,5G其實促進了整個工業的發展,不止是大家的手機速度比4G快了,那只是一個方面。5G最重要的是這種大流量對于很多工業操作都有巨大的促進作用。

       所以工业界也非常关注5G。为什么全球都关注5G,因为谁的速度快,谁的流量大,将来谁就可能在制造业或者在其他领域占有优势,这是5G最核心的东西。所以从企业来讲,我们也是高度关注这个问题,也希望5G能够武装中国的制造业,武装中国的智能化。在这个问题上能够抢夺先机,迎来一次机会。

       网易:距離5G全面應用,您認爲還有多長時間?

       宋志平:我覺得5G應用于通訊會很快,但是5G應用于其他的一些工業開發還需要一些時間,我們還要開發很多的軟件,很多的配套,做更多的項目適應5G。現在大家都在行動。我覺得只要5G出來,很快就會用上。

       这是中国人的偏好,中国人喜欢做这个事情,中国人很聪明,中国人也很喜欢这些新东西,过去的智能化也好,信息化也好,我们中国人做得很快的,所以5G也会很快。

(全文下載)

媒體報道链接:

專訪宋志平:改革開放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底氣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新浪博客   新浪网   hao123   新华网
热门关键词:博发网址手机版| 胜博发娱乐官网网址| 博发网址捕鱼| 博发网址官网| 中国发博会官网网址| 博发网址安卓版| 博发网址网站| 博发网址棋牌| 博发网址注册登录| 博发彩票的网址| 博发网游戏| 博发网址稳赢技巧| 博发登录网址| 博发网| 博发网址下载| 博发网主页| 博发网址是多少| 博发网址最新版| 博发国际娱乐| 博发网址平台| 博发网址充值| 博发网线上娱乐| 胜的发的网址是多少| 博发网址注册| 博发网址官方网站| 博发网址登录| 博发网址| 博发网在线| 博发网址app|